南宋惊天疑案,越接近真相越瘆人

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 首页
  • 设备租赁
  • 新闻动态
  • 你的位置: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 新闻动态 > 南宋惊天疑案,越接近真相越瘆人

    南宋惊天疑案,越接近真相越瘆人

    发布日期:2022-07-30 16:14    点击次数:200

    靖康之变后的第三年,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天下依旧不太平。

    年头,金兵发动“搜山检海捉赵构”军事行动,宋高宗被逼得到处乱窜,吓得患上了不孕不育症。

    眼看一国之君如此“弱鸡”,职责本应是护驾的苗傅、刘正彦等人竟然发动兵变,挟持了宋高宗。但苗刘兵变并未得到军方实权人物的支持。在岳飞、韩世忠等“中兴四将”的围剿下,兵少将寡的苗、刘等人很快败北,宋高宗又转危为安。

    尽管这一年“破事”一箩筐,但整天担惊受怕的宋高宗,还是看到了一丝复国的希望。

    因为,就在这一年的年底,他接到了一份奏报:他的亲妹妹、宋徽宗的小女儿柔福帝姬已抵达越州(今浙江绍兴),不日将还朝!

    “帝姬”就是公主,这一独特的称呼,是宋徽宗与蔡京的“发明”。

    当年,宋神宗曾想与大臣厘定宗女们的爵位制度,但向来喜欢插手管帝王家事的群臣,却对此不感冒。到了宋徽宗时代,已经问鼎天下一百多年的大宋王朝还未健全宗女爵位分封制度。

    在蔡京的建议下,宋徽宗决定仿制西周宗法制度,按周礼,周天子称作大王,公主为“王姬”。所以,宋徽宗便以“帝姬”代称公主。

    以此类推,郡主称宗姬,县主称族姬。

    为了使之形成定制,宋徽宗干脆将前朝已封的公主通通改称帝姬。辈分较高的长公主、大长公主们,则一律被改称为长帝姬、大长帝姬。而那些已过世的公主,如宋仁宗的长女福康公主,宋徽宗则上尊号“庄孝明懿大长帝姬”。

    ▲宋仁宗长女福康公主。图源:影视剧截图

    孰料,就在宋徽宗重新确定公主们的称呼14年后,这些皇族女性,大多被掳去成了金朝皇族的姬妾。一场靖康之变,让赵宋皇族付出了惨痛代价。

    如今,手无缚鸡之力的柔福帝姬,居然安然无恙地还朝,是否意味着宋高宗的生母、此时还在北国受灾受难的韦贤妃也即将渡江南下,与他团聚?

    若是这般,那被金人掳去的父、兄,归来岂不也指日可待?

    一念至此,宋高宗细思恐极,又多看了两眼奏报,以确定消息的真实性。

    这份奏报,是一个叫韩世清的将领送来的。此人曾是苗刘兵变的重要参与者。在他的上峰刘正彦兵败前夕,韩世清弃暗投明,带着部队投靠了刘光世。

    根据韩世清的说法,这个自称“柔福帝姬”的女子,是他在围剿悍匪刘忠时偶然所得。

    该女子自述,她今年二十有一,自北国而来。原为宋徽宗第二十女柔福帝姬,小名环环,其母为小王娘子(懿肃王贵妃)。十七岁那年遭逢靖康之变,被金兵俘虏北去,饱受磨难。

    韩世清不懂大宋宫中秘事,便将事件通报给了时任蕲州(今湖北蕲春)知州的甄采。他们俩又连夜提审了该名女子,女子除了以上自我介绍外,还说出了自己怎样从金国南归、途中遭遇山匪挟持等整个过程,看起来不像有假。

    读完奏报,时刻处于金兵威胁之下的宋高宗,内心却多出一份警觉。

    万一这名女子是经金人训练过的刺客,两人一见面,身无防备的宋高宗岂不顷刻间凉凉?

    出于多重保障考虑,宋高宗决定暂时不见她,只是派出自称当年曾在贵妃宫中当差的大宦官冯益和老宫女吴心儿前往刺探虚实。

    宋高宗这一手安排,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大宦官冯益虽在自己身边侍奉有年,但他始终出身于王贵妃宫中。谁也不能保证,在冯益认亲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意外,导致赵宋皇族的血统发生混淆。

    而老宫女吴心儿长年服役于康王府,是看着自己一步步从王爷变成皇帝的內闱老人,见多识广。料她也不会突然对这位身份存疑的帝姬心存好感,与冯益合起伙来欺君。

    可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合。

    一别经年,再见眼前女子时,冯益瞬间老泪纵横,因为眼前女子与他曾经熟悉的柔福帝姬竟有几分相似。

    在这种环境下,女子也不含糊。跟第一次面见韩世清、甄采等人一样,她镇定自若地自报了家门并叙述了过往数年在北国遭难的一切经历。

    女子的举止神态与她回答冯益问题的流畅度,都让吴心儿比较放心。

    特别是在这次询问中,女子不仅说出了宋高宗赵构的乳名,还提及了宋高宗生母韦贤妃在北国的遭遇,以及韦贤妃发迹前与宋徽宗的乔贵妃交换名帖,约定苟富贵勿相忘的故事。

    乍一听,女子知道的宫中之事多且细,或是真帝姬无疑。可吴心儿看得仔细,这名“帝姬”双腿之下,长的是一双大脚,而非后宫贵人所该有的“三寸金莲”。

    该女子所言的那些宫闱旧事,也并非全都是“绝密级”。但凡有个把宫女从宫中逃离,流落民间,这些都可能不是秘密。而靖康之变恰恰具备这些事外流的条件。

    于是,揪着柔福帝姬的一双脚,吴心儿对女子发出了灵魂拷问。

    可下一秒,女子便梨花带雨地给出了一个很合理的答复:“金人驱迫,跌行万里,岂复故态?”

    意思很明确,我就是大宋的帝姬。之所以三寸金莲变成一双大猪蹄子,全因金兵长期把我们当牛马驱使,让我们光着脚走路。几年下来,走了上万里,怎么还能保持当初的纤纤玉足?

    ▲靖康之耻。图源:影视剧截图

    女子的解释,令在场诸人无不哀痛万分。可帝姬背后连着的可是大宋皇族,认错个人不要紧,混淆皇室血脉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吴心儿既不愿辜负宋高宗对自己的信任,也负不起欺君的大罪,只能将最后的希望交托于冯益等人手中。

    作为服务宫中多年的老人,冯益此时的压力可谓无比巨大。在场诸人中,只有他曾与真正的柔福帝姬有过数面之缘。

    他说是, zul如果往后不出事,那谁也没有资格质疑帝姬的真实性。

    可冯益也明白,非常像,并不代表就是本人。

    如果认定对方不是,那该女子最终的下场,难逃一死。这个结果,对于一直以来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家人团聚的宋高宗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打击。也难保官家日后不会因此事,反过头来对自己秋后算账。

    冯益相信,官家如此圣明,难道连自己的妹妹都搞不清楚吗?

    于是,他不再犹豫,对外宣称此乃如假包换的柔福帝姬,敲锣打鼓地将其护送至行在临安(今浙江杭州)与宋高宗见面。

    建炎四年(1130年),历经多重考核的柔福帝姬,正式进入哥哥宋高宗的视野。

    据史料记载,柔福帝姬初见宋高宗之时,直接称呼对方小名。这一举动,一下子打消了宋高宗所有的怀疑。他确信,眼前这个妙龄女子必是自家人无疑。

    ▲宋高宗。图源:影视剧截图

    与从前清河公主面见晋元帝的画面类似,宋高宗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妹妹也心疼不已。为了帮妹妹洗刷掉过往的种种不幸记忆,他当即下诏封其为福国长公主,希望其日后能在自己的庇护下幸福地生活。

    归朝后不久,宋高宗又亲自为其张罗婚事,将她许配给北宋高太后的侄孙、永州防御使高世荣,另外赏赐了一万八千缗钱给她作嫁妆。这笔钱在当时足够杭州地区400户普通家庭一年的开支。

    然而,对于官家新进荣宠的福国长公主,朝廷百官却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

    且不论这个柔弱的女子到底如何从金兵手里逃脱,就北宋首都汴京距离帝姬被首次发现的蕲州,少说也有一千里的路程。仅靠双脚,南宋官员们普遍认为,养尊处优的公主绝对没有这种能力。

    说来也凑巧,这边柔福帝姬刚跟宋高宗团聚,另一边就传来了秦桧拖家带口取道涟水军(今江苏涟水县北)南下抵达行在临安的消息。

    在成为日后的大奸臣之前,秦桧作为当年的大宋“忠臣”,被金军看中,纳入俘虏名单,随宋徽宗等北上。三年暗无天日的俘虏生涯,直接导致这个曾经的主战派,思想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他不仅变成了一个摇尾乞怜的主和派,还将在日后对岳飞等主战人士伸出“莫须有”的屠刀。

    关于他是如何回到南宋的,史学界至今也没能讨论出一个确定的结果。但更多的人愿意相信,秦桧是金国派出的奸细,用意就是想扰乱南宋军事部署,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目的。不管真相如何,抗金名将岳飞因秦桧而死,以及秦桧本人在楚州之战中给南宋将士写过劝降书等,都是毋庸置疑的。

    ▲岳飞遇害时年仅39岁,岳飞(1103-1142)。图源:影视剧截图

    话又说回来,秦桧一家子的及时到来,又似乎从某种角度印证了柔福帝姬仅凭一人之力离开金朝,南下投靠皇兄的可能性。毕竟,拖家带口的难度可比只身一人大多了。

    或许是出于安定军心、民心的用意,对福国长公主的质疑之声,渐渐地也就淡了下去。

    有了哥哥的庇护和驸马爷的疼爱,福国长公主在南宋的日子过得相当富足,优哉游哉。然而这样的好日子,自从秦桧东山再起后,一切都梦碎了。

    秦桧回到南宋初期,始终未得宋高宗信任,朝臣也多持怀疑态度。

    但事情总有例外。

    由于秦桧从前是一副忠君爱国的好形象,所以与他有过故交的朝廷大臣,如宰相范宗尹、枢密使李回等,更愿意相信他是个好人。在他们的举荐下,秦桧重新入朝为官,并逐渐获得宋高宗的信任。

    一直以来,宋高宗都有一份心结,那就是早日从金人手中迎回自己的妻儿老小。为此,即便被金兵追得遁地入海,他也始终没有放弃对金人的乞降。

    在海上逃难期间,他多次派出使臣向金人提出议和。在给金人的协议书中,他哀称自已“所行益穷,所投日狭”,乞求金朝统治者“见哀而赦己”,不要再向南进军。

    对此,金国方面根本不予理会。

    最终还是靠岳飞、韩世忠等主战派将领的抗争,南宋小朝廷才得以转危为安。

    就在金军节节败退之际,秦桧回来了。

    一入朝,秦桧就给宋高宗带来了一项“利好”政策:南北分治。

    据秦桧介绍,金国如今正面临着南北两线大作战。除了南宋,在北方,金国还时不时受到草原部落的侵袭与骚扰。在他们内部,“以和议佐攻战”的军事策略已逐渐代替了早期的单纯军事作战方针。如此,正是南宋朝廷与金国和解的大好时机。咱们只需要在协议上南北划界,承认金朝在北方的合法统治地位;作为双方互利对等的条件,金国方面也需承认宋朝的半壁江山,以换取两方永世和平共处。

    秦桧的方案,无疑是卖国的。可宋高宗却认为此乃当下无上之妙计,当即任命秦桧为礼部尚书,主持双边和谈工作。

    ▲宋高宗与秦桧。图源:影视剧截图

    绍兴十一年(1141年),继解除韩世忠、刘光世等人的兵权后,应金国方面要求,宋高宗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杀了名将岳飞。

    一切尘埃落定后,宋高宗终于迎来了他此生最安慰的时刻:议和停战!

    双方约定,自即日起,宋向金称臣,宋高宗赵构在金人的册封下即位为皇帝。以后双方以淮河中流和大散关(陕西宝鸡西南)为界,以南属宋,以北归金。此外,宋朝每年还需向金国进贡银、绢各25万两、匹。

    尽管条件非常屈辱,但宋高宗几乎没有犹豫就定下了。

    绍兴和议即时生效,金朝同意立即遣返宋高宗生母韦贤妃等宋朝俘虏。绍兴十二年(1142年),在受屈十五年后,他们终于踏上了归途。随行的,还有宋徽宗、郑皇后以及儿媳邢皇后的棺椁。

    太后回銮,当务之急是要聚齐全家人好好吃个团圆饭,洗刷风尘。此时,却闹了笑话。

    听闻宋高宗早先认回了柔福帝姬,韦太后一脸错愕。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她也不好深究。直到几天后,宋高宗例行向母后请安时,韦太后才屏退左右,道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柔福帝姬是假的!

    根据韦太后的描述,她所认识的柔福帝姬在到达上京(今黑龙江哈尔滨阿城区白城镇)后,与其他皇族女性一样,被发配到浣衣院,供完颜皇族享乐。

    此中详情,韦太后不愿再做描述。但她非常确定,柔福帝姬之后被转手赐给了盖天大王完颜宗贤。再后来,柔福帝姬如货物般几经转手,下嫁给御医徐中立的儿子徐还。去年,刚刚病逝于宋徽宗的囚禁地五国城。

    宋高宗一听,我去,这跟朕十数年前听到的那则故事版本有天壤之别。

    可这也不对啊!就算冯益有心开脱,吴心儿是自己人,她没理由骗朕;再则,柔福帝姬归朝十来年,大大小小场合参与无数,前期虽有官员质疑,但此后很久都没露怯,这似乎与假冒的也不沾边啊。

    对于母亲的话,宋高宗犯了迷糊。

    有趣的是,史载,得知太后归朝的消息后,一向身体素质良好的福国长公主却病了。就连宋高宗给韦太后举办的那场接风宴,福国长公主也托病推辞了。

    围绕柔福帝姬真假的疑团,此刻的宋高宗真正感觉头大。

    为了让儿子相信并且支持自己,韦太后随即举证:御医徐中立就在这次金人遣返的队伍中,皇帝如不信,可召其前来对质,一问便知。

    太后这边斩钉截铁,人证亦在,身为孝子,宋高宗当真无法反驳自己的母后。可全天下都知道官家认回妹妹的感人故事,如今却说那个柔福帝姬是假的,岂不相当于向全天下暴露了他宋高宗的昏聩无知?

    认错事小,尊严事大。特别是在这划江而治的节骨眼上,宋高宗显然不想节外生枝。

    但韦太后却坚持,必须揭穿假柔福帝姬的真面目,给大宋列祖列宗一个交待。

    ▲在金国吃尽苦头的韦太后。图源:影视剧截图

    就这样,在南宋吃香喝辣十多年后,福国长公主顷刻间锒铛入狱。

    由于事涉皇家,各方均对此事保持高度关注的姿态,普通百姓也端起小板凳,坐等吃瓜。

    很快,从大理寺中传出一则消息:返朝十二载的柔福帝姬,原身竟是汴梁尼姑。

    根据大理寺的案情通报,假帝姬原名李静善,靖康之变前为汴京乾明寺的尼姑。在金兵入汴梁烧杀抢掠之际,李静善也被一同掳去了北方。金兵对掳来的人口,一视同仁,不分高低贵贱。在这个过程中,李静善在队伍里认识了原为柔福帝姬宫人的张喜儿。听对方无意间的叙述,李静善得知自己与柔福帝姬长得极为相似,又从张喜儿那听到宋朝宫廷里的各项秘事,知道了宋高宗赵构的乳名等信息。

    因为李静善并非皇族,故金兵对其来去,并不十分在意。但中原地区正逢战乱,逃脱后的李静善无以为生,数度流落匪窝,为了保命,她遂对前来解救的韩世清等人撒了谎。

    大理寺的解释,符合逻辑。

    案件的处理结果是,假柔福帝姬李静善被剥夺公主身份,杖毙宫中。此前负责辨认帝姬真假的冯益、吴心儿等,则通通判处流放,离开宫廷。

    连带着享受了十几年驸马待遇的高世荣,也被褫夺驸马爵位,被人讥笑为“向来都尉,恰如弥勒降生时;此去人间,又到如来吃粥处”。

    原以为大理寺的判决出来后,关于柔福帝姬的争议就应该盖棺定论。可关于“真帝姬被冤枉成冒牌货”的流言蜚语,却始终见诸南宋时期的各大野史中。

    南宋大诗人叶绍翁在《四朝闻见录》中说,韦太后之所以一口认定福国长公主是假柔福帝姬,那是因为她担心对方会说出她在金国时那些不堪回首的旧日往事。

    所谓的“旧日往事”,在另一本野史中记载为韦太后与柔福帝姬被俘后,都被送入了金国的浣衣院,那里是供金国贵族随意挑选“玩物”的地方。柔福帝姬和韦太后先后被盖天大王完颜宗贤选中,韦太后在完颜宗贤的胁迫下,为金国贵族诞下一子。正是担心柔福帝姬会在某一天捅出这段丑事,韦太后才一口咬定对方是假冒的——这样,无论她说什么,都被认为是谎言,而韦太后则可以躲在自己建构的真相里面。

    真相扑朔迷离,细思恐极。

    如今800多年过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想起《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仍然直冒冷汗。

    参考文献:[元]脱脱:《宋史》,中华书局,1997年[宋]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华书局,2000年[宋]叶绍翁:《四朝闻见录》,中华书局,2011年张邦炜:《宋代对宗室的防范》,《北京师范学院学报》,1988年第1期汪圣铎:《宋朝宗室制度考略》,《文史》第33辑,中华书局,1990年张明华:《南宋初假冒皇亲案发覆》,《浙江学刊》,2012年第6期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