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骨头,重塑四千年前的祖先面孔

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 首页
  • 设备租赁
  • 新闻动态
  • 你的位置: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 新闻动态 > 通过骨头,重塑四千年前的祖先面孔

    通过骨头,重塑四千年前的祖先面孔

    发布日期:2022-07-30 14:45    点击次数:140

    照片上的这位女士已经有4000多岁,她生活的地方是现在的瑞典东北部。考古学先驱Oscar Nillson让她的出现成为现实。

    撰文:NINA STROCHLIC

    一个女人在瑞典东北部森林中的石砌坟墓中安安静静地躺了4000多年。她可能是跟随着动物迁徙,穿越森林,淌过因达尔沙尔文河(Indalsälven river),来到这里的。她去世时三十多岁,死因不明,和一个小男孩埋在一起。那个男孩可能是她的儿子,估计有7岁左右。

    时间来到2020年,瑞典威斯特诺兰博物馆(Västernorrlands Museum)的策展人找到了考古学家Oscar Nillson。Nillson仔细地用粘土重建了这张数千年前的面孔。博物馆拥的这两具骨架是一个世纪前在一个名为拉格曼索伦(Lagmansören)的小村庄发掘出来的。

    这对石器时代的骸骨是在瑞典该地区发现的最古老的骨骼,那里的恶劣条件不容易让骨架保存下来。该博物馆正在策划一个展览,追溯瑞典 9500 年的人类居住历史,并希望向参观者展示北方最古老的面孔——来自拉格曼索伦的女人。但她长什么样子?

    在过去的 20 年里,Nillson已成为重建考古学的先驱,重建了一百多位已故的人类祖先的面孔。这些重建的面孔为他以及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观看他重建作品的参观者打开了通往过去的大门。

    该女子头骨的复制品是用 3D 打印机制作的。粘土重塑她的面部肌肉。小钉子显示组织深度,上面覆盖着一层粘土。

    Nillson首先将十多块由粘土制成的肌肉铺在3D打印的头骨复制品上。然后他放置小钉子来表示组织深度,组织深度根据个体的性别、年龄、体重和种族而变化。这些钉子支撑着一层橡皮泥皮肤。

    许多特征可以通过骨头中留下的记录准确地预测出来。当Nillson着手制作石器时代女性的脸时,他考虑了一些他已经知道的事情:在那个时代,她的身高还不到1.5米。她牙齿突出,使她的嘴变成了一种独特的样子。她的鼻子有点不对称;从侧面看,可以看出她的头发是向上翻的。她的眼睛有些靠下,下颌相当男性化。Nillson想,她具有一种有趣的男女混合特征。

    一个世纪前,在一个名为拉格曼索伦的小村庄的石砌坟墓中, 离去的列车发现了这名妇女的遗体和一个小男孩的遗体。图源:ALAMY

    自从Nillson开始制作这些面孔以来,3D 打印和 DNA 技术已经取得了进步,使他能够充实新的细节。从保存完好的骨骼中提取的 DNA 可以揭示头发、皮肤和眼睛的颜色——这三部分的重建以前是靠推测的。现在,它们是最有依据的。

    但这位来自拉格曼索伦的女性无法检索到可读的 DNA。因此,Nillson分析了历史迁移模式。她生活在农民最近进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并开始与狩猎采集群体混居在一起的时代。他确定这位女士可能是浅色皮肤、深色头发。

    在经过他所说的经过严格测试的过程之后,Nillson离开了进入了第二阶段:想象力。与性别、肤色和牙齿不同,表情无法保存在骨骼中。他说:“我需要让这张脸活过来,这样你才能真正感受到她的眼神。”

    但他也避免过于有创意——例如,脸上不能塑造带有强烈感情的表情。他能做的就是将情绪编织在一起,给人一种动态的感觉,让人觉得她还是鲜活的。塑造好的面部在肤色硅胶中重新铸造,Nillson开始添加细节。

    当他想到女人的眼睛时,他想到了与她一起被埋葬的男孩。男孩的骨骼受损严重,无法重现,但Nillson也想把他包括在内。他想象,这个男孩是她的儿子,而她正在看着他跑在她前面。 他们很可能是狩猎采集者,跟在迁徙的动物后面。他想,也许他们正在去过冬的营地的路上。

    “她没有受到威胁,她感觉自己回到了家,她看着这个男孩,” Nillson说。 “这是一种安全的感觉,但也有点自大。虽然她个子不高,但你也别想惹她。”

    Nillson研究了历史上的迁徙模式,确定这名女性可能拥有浅色皮肤和深色头发。她穿着用石器时代技术制成的鞣制动物皮。

    Nillson知道,在过去的重建工作中,当一名博物馆参观者倾身过来仔细观察重塑的脸部细节,然后又跳回去,因为这种亲密感会让人感到不舒服。这时,他的工作就算做得很出色了。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参观者和重建者四目相距60厘米左右的时候。“这是一种大脑中的碰撞,”他说。“大脑的逻辑部分告诉你这是假的,但情感体验部分则会感觉到是真的有人在那里。”

    Nillson花了350个小时才完成重建工作。当他完成时,这名女子穿着由Nillson的同事Helena Gjaerum用石器时代技术制作的鞣制动物皮。4000年前,当她在树林中行走的时候,脖子上戴着一条鸟爪项链,发髻紧紧地盘在头上,不至于挡住脸。

    Nillson非常了解这些森林。他在斯德哥尔摩长大时,他和家人会在离发现坟墓几公里远的一间农舍度假。他会在树林中漫步,采蘑菇,找驼鹿,甚至是熊——也许走的正是拉格曼索伦的那位女士走过的路线。

    Nillson说:“DNA技术和3D打印技术很酷。但当我们看到一张重建的脸时,我和许多人都能体验到一种情感上的联系,这才是最重要的。”

    (译者:七〇)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