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失而求诸野,管窥敦煌壁画中的盛世建筑之魂

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 首页
  • 设备租赁
  • 新闻动态
  • 你的位置:广州博朗翻译服务有限公司 > 设备租赁 > 礼失而求诸野,管窥敦煌壁画中的盛世建筑之魂

    礼失而求诸野,管窥敦煌壁画中的盛世建筑之魂

    发布日期:2022-11-01 19:41    点击次数:59

    礼失而求诸野,管窥敦煌壁画中的盛世建筑之魂

    唐朝的建筑艺术,布局严谨而又有活力,街衢修直而又有委婉,宫城巍峨而又有秀气,无不充满着生机,无不充满着自信。充满着中华韵味的唐朝建筑,与当时以意大利为中心的西方建筑和以阿拉伯为中心的伊斯兰建筑鼎足而立,以她那独特的魅力屹立于世界东方。流风所及,日本和朝鲜鼎力膜拜,争相效仿,形成了以唐为中心的东亚建筑分布格局。后来,又传至越南、蒙古、西域,使唐朝建筑的影响力更加的立体。

    唐代建筑

    可惜的是,好像我们这个民族总有一种破坏的冲动,也有一种玩烧烤的情怀,但凡每次兴兵家之事,建筑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常有项羽破釜沉舟神勇之后的暴虐之举,阿房宫之瑰宝毁之一炬,令人叹息。悠悠三百年,唐朝的寿命不算短,可留存下来的唐朝木结构建筑却少得可怜,即为南禅寺大殿和佛光寺大殿,都在五台山之上,这两座唐朝建筑的幸运儿,虽然规模较小,却成了稀世珍品,使我们还能够有幸看到那个时代的印记。

    南禅寺

    同时,我们又是幸运的,因为在那个“平沙落日大荒西”的河西走廊,还保留着大量的壁画遗存,其中唐朝的壁画石窟就达到了232座,面积上万平方米。巍峨的宫殿,耸立的礼阙,庄严的佛寺,绵延的城垣,让我们如同身临其境,再次看到了那个时代的繁华。

    亭亭玉立,威武雄壮,阙楼的不同姿态诠释着时代的内涵

    “阙”之名,历史悠久,远在传说中的《诗经》之中就有出现。《郑风·子衿》有云:“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至于阙到底如何发展而来,因缺乏具体的史料依据,也只能靠猜测了。但,结合考古发掘资料,细细观察阙的形制,我们还是能猜出个一二来。事实上,任何一种事物,包括建筑物,其最初的功能往往是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因为生产力是由低到高的,当初发明一种形制的物品,肯定要考虑到生存的需要。顺着这个思路,我们思考一下,其实阙最早应该是起源于聚落的瞭望台,本来的功能是防御,站在夯实的土堆上,瞭望远方,避免野生动物的侵害和其他部落的突袭。后来,社会文明发展,阙就被赋予了更多的精神内涵, 叶蕴仪APP官方下载从纯军事防御设施变成了礼制型的建筑。甚至被赋予了皇权的威严、权威,逐渐成了纯礼性建筑物。

    第397窟阙楼(初唐)

    敦煌壁画第172窟中,有一幅反映盛唐宫城门的壁画,画中,阙楼巍巍,屹立于大门两边,有趣的是,二阙与城门楼不在一个平面,而是往前凸起,整个城门的平面呈“凹”字形。有些人说,这可能已经脱离了防御性质,纯粹是为了好看,很明显,这是对我们祖先的低估。

    其一,阙楼前凸,恰恰可以增强防御能力,与城门形成交叉防御网,可以对攻击城门的敌人侧翼形成巨大威胁,与城门楼形成掎角之势,貌似两个威武雄壮的武士,怒目圆睁,矗立于城池两旁,对敌人形成一种心理震慑。

    莫高窟

    其二,凹字形的布局,增加了建筑的整体深度,使建筑空间得到了大大的扩张,气势自然也就得到了加强。整个建筑物,进退有序,错落有致,封闭空间增多,设备租赁内界形成了大面积的墙面,给人一种压抑感,使权力的彰显得到了有效发挥,说明,此时的阙展示的是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建筑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从来都不是以一种简单的物体存在的,更多的是她的精神内涵。

    网络上复原的含元殿(仅供参考)

    其三,阙楼前凸,婉约地站在城门两旁,犹如两个刚刚出浴的少女,亭亭玉立,展示着这座城池的魅力,阙,使城楼摆脱了原先的呆板形象,为城池注入了更多的温婉气质,更多的活跃因素,使建筑格局更加具有立体感和灵动感,是对建筑的一个重大发展。

    壁画反映的阙楼之风,在唐朝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建筑布局样式,根据考古发掘资料和文献记载,东都洛阳的正门则天门,长安大明宫含元殿,都有精美的阙楼。其中,含元殿的左右二阙分别名为翔鸾、栖凤,皇家之气尽显,为阙楼中的佼佼者。

    唐朝宫廷建筑

    玲珑奇巧,佛气氤氲,佛塔的精妙布局传颂着信仰的虔诚

    敦煌的地理位置非常奇妙,正好处于几大文化和势力的交汇处,各种文明在这里交融、发展、传播,为我们留存了大量的文化财富。众所周知,佛教产生于印度,而传到中国却经历了西域的洗礼,因此,敦煌的壁画还是以宗教画为主,描述了大量的佛教故事,也描绘了大量的佛教建筑。

    第361窟,一座长方形布局的寺院映入眼帘,四周以廊庑相连,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突兀感,绘画技巧之高超,令人印象深刻。北壁的塔形十分特别,一改唐朝建筑之简约厚重之风,转而使用了大量的曲线,塔檐也不再以平直的外形面世,而是有明显的上翘,上层的平座成了一个精美的六瓣花形,上下连接之处,也不再是直的,都体现出非常有特点的曲线特质,装饰华丽、玲珑七巧。如此用曲线勾勒的建筑格局,在唐朝建筑中,实属少见,令人十分困惑的是,木结构建筑是如何做到这种优美曲线的。看来,对唐朝建筑的印象需要改改了,不能只停留在浑厚大气之风上,还要重点关注一下当时对婉约之风的追求。

    第361窟

    塔,在佛教中的位置是十分重要的,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说,塔是佛教信仰的一个载体。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塔在佛寺建筑中的地位是处于中心地带的。汉魏时期,塔往往是一个佛寺的中心,信徒在佛寺内要绕塔而行,以完成礼赞。此风对日本的影响延续至今。

    唐朝之佛塔,厚重中夹杂着婉约,虔诚中夹杂着艺术,这是一个时代对信仰的宣誓。正如顾炎武在《日知录》中所言:

    予见天下州之为唐旧治者,其城廓必皆宽广,街道必皆正直;廨舍之为唐旧剏者,其基址必皆宽敞。宋以下所置,时弥近者制弥陋。

    当一个事物,或一种艺术,达到历史的最鼎盛期之后,就会进入因循守旧的怪圈。中国的建筑艺术也是如此,虽然,唐之后,经历宋建筑的灵巧,也经历了明清建筑的精细,但与唐相比,衰败之风难以逆转。再也没有往日的生动创造,而陷入了程序化思维;再也没有往日的质朴厚重,而陷入了繁文缛节;再也没有往日的恢宏大气,而陷入了形大意陋。

    日本平等院唐风建筑

    唐之大气,令人神往,唐之神韵,令人膜拜。建筑之风,民族之风,让我们继承祖先的智慧和情怀,使民族文化更加伟大。



    栏目分类